为高校和科研院所赋能松绑

2019-10-22 18:09:21   【浏览】1352

省、市、国家课题年度申请前的准备工作,尤其是预算申请,是西南某高校青年教师张国华的一大头痛。

日前,科技部、教育部等六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扩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自主权的若干意见》。张国华对此非常兴奋,特别是“里程碑式”管理和“合同制”的实施将进一步放松一线研究人员的联系。

关注国家战略,赋予“关键少数群体”权力

高校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在基础研究、人才培养、学科建设和前沿探索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他们是国家基础研究的战略科研力量。

近年来,兰州大学作为“扩大高校和科研院所自主权,赋予创新领导者更多技术路线决策权”和“稳步支持从科研经费中提取奖励资金”的试点单位,不断完善相关科研管理体系,激发科研人员的创新活力,取得显著成效兰州大学校长助理兼科学技术发展研究所执行主任徐鹏飞说。

在徐鹏飞看来,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正在蓬勃发展,基础研究和前沿领域研究之间的国际竞争日益激烈。在新的历史时期和新的形势下,高校应加强“0-1”基础研究。高校科研人员应针对重大原创性基础前沿科学问题和“瓶颈”关键核心技术科学问题,开展协同创新和持续研究,努力开拓创新和独特性,全面提高源创新能力。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校办主任侯志军表示,《意见》允许国家科研项目负责人根据相关规定自主调整研究项目和技术路线,自主组织科研团队,平等对待本地培养和海外引进的人才。绩效工资的分配应该向关键创新岗位、做出突出贡献的科研人员、优秀青年人才等群体倾斜,给予创新领导者更大的科研自主权,这将大大增强科研人员的成就感。

西北农林大学研究院副院长孙楠认为,高校作为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应充分发挥自身学科优势,积极融入国家使命,将科研规划、科研任务和国家需求相结合,承担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的重大国家科研任务,发挥高校科技创新源头的作用,产生原创成果,为解决“瓶颈”问题做出贡献。

关注长期的“痛点”,进一步解开科研人员的谜团。

近年来,中国继续深化科技项目和资金管理改革。科研人员在项目管理和项目资金使用方面的自主权不断扩大,并取得了巨大成就。然而,大学和研究机构在执行这项政策时仍然面临许多实际障碍。

“扩大人员自主权对我们的团队影响最大,也是我们最大的痛点。”扬州大学兽医学院教授朱国强表示,经过相关人事管理改革,科研人员可以从琐碎的工作中解脱出来。自营职业和优惠待遇也能让年轻的科研人员放心。

《意见》建议加强博士生和高层次人才的培养,特别希望加强博士后研究人员的薪酬、引进和培训保障朱国强表示,博士后个人科研业务的发展、从事高水平研究的潜力以及高素质科研师资队伍的扩大,在学科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对这些年轻人来说,有必要通过适当的措施来改善他们的治疗,以便他们能够专心致志地从事科学研究。

在优化科研管理体系方面,《意见》提出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实施“里程碑”管理,激励了众多科研人员。

“实施“里程碑”管理,简化流程管理,减少各类流程评估、检查、抽查、审计等工作。”我们将把科学技术管理的各个方面和材料的提交结合起来,实现一表多用,有效减轻科研人员的负担,解放科研“表亲”和“妻子”侯志军表示,“合同制”的实施改善了科研仪器设备耗材的采购管理。科研急需设备和消耗品的采购机制可以临时按需实施。招标过程可以取消,这样资金和设备可以由人而不是资金和设备提供服务。

基于系统性和完整性,突出了“落地”。

这项政策的出台只是开始,关键在于它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科技教育部门要会同组织、组织、发展改革、财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有关部门及时完善配套制度。

“本意见不限于科技体制改革的特定领域,而是注重科技创新政策的系统性、完整性和协调性。他们从四个方面提出了14项具体改革措施。他们对科研管理的长期症结做出了良好的回应,有效地衔接了以往的科技改革政策,突出了政策的实施,显示了中国政府通过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来减轻负担、增强科研人员能力的诚意和决心。”侯志军说道。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党委副书记韩萧宁认为,科研自主权的实施仍需完善配套体系,任何小环节缺乏配套设施都可能导致政策执行不彻底。

韩萧宁说,为了扩大科研自主权,需要制定更详细的实施细则,如由谁来牵头,如何建立包括科研项目管理、人事管理和财务管理在内的联动机制。

“在具体实施方面,还应强调权责对等,加强内部流程控制,完善风险评估机制。”侯志军举例说,在绩效方面,实行终身绩效责任制。同时,要完善科研信用体系。在强调权力下放和减轻负担的同时,应注意政策的平衡,并应作出一系列安排来有效规范自治的运作,以确保自治能够被接受、得到良好利用,并且不会发生事故。

孙楠认为,在贯彻落实《意见》的过程中,高校和科研院所应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充分利用政策。“行政自治往往涉及许多部门,如人、财产等。它需要加强学校内部的整体规划和协调。只有当许多部门步调一致时,它们才能真正得到实施和落实。因此,应注意优化管理细节,释放系统和程序的活力。”孙楠说。

中国教育新闻,第三版,2019年9月24日

上一篇:社论:国企改革要更加注重股权激励
下一篇:邮票上的国庆节,方寸之间穿越70年

相关新闻